首页  >  教授与研究  >  观点文章  

许成钢:人工智能与产业革命的另一面

历次产业革命给人类社会带来的负面教训都源于对新技术的高估和滥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正在带来全新的产业革命,值得警惕的是,对新技术的盲目崇拜已经跃跃欲试

文/许成钢

7月8日,国务院发布《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9月初,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谈及人工智能时表示,人工智能技术发展引发了“难以预测的巨大机遇和威胁”。“谁能成为这一领域领先者, 谁就是未来世界的统治者。”

在普京的眼里,人工智能不仅是重大战略机遇,而且是俄罗斯生死存亡的关键。

在人类历史上,所有的技术革命,所有创新性革命性的发生,都是从市场上产生出来的,都是以私有制为基础的企业家创造出来的,是优胜劣汰的最后结果。

大力推动人工智能,这个大方向是非常正确的,但是我们要关心的是怎么做:是用计划的方法做吗?我们可以非常确定地回答:计划的方法做不出来。计划的方法充其量就是跟着别人走,能走多远也不知道。

在人工智能的大量辩论中,已经有重要的人物站出来说:人工智能将来可以产生新一代的计划经济。比如人工智能很重要的一个应用就是在金融领域。既然投资都可以由机器来决定,那不就是计划经济吗?

所以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基本问题,就是计划经济的界限在哪里。

最大的问题是制度问题

产业革命的效用并不永远在所有方面都是正面的,我们首先要警惕那些负面的东西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首先要强调的是,中国面对的最大问题是制度问题,不是一揽子的技术问题。因为一两项技术是不是全球领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国民经济是不是整体领先。

去年麦肯锡做了一个调研,发现中国的劳动生产率仅为经合组织(OECD)国家平均值的15%-30%,就是说中国的劳动生产率比发达国家低很多倍。这意味着中国不是说在最前沿的领域上有多落后,而是普遍的落后。

一方面是劳动生产率如此低下,但与此同时,我们看到的另一方面是劳动力成本非常高。经济学人智库的分析显示,2016年中国单位劳动力成本高于美国和西欧。牛津经济研究院调研结果发现,2016年中国劳动力成本仅比美国低4%。另一个计算方式是按照单位劳动生产率,就是说如果我们在中国和美国造同样的东西,结果发现如果单独看劳动力的话,中国实际上比美国还贵。这就奇怪了。

劳动力成本非常贵,是不是意味着中国的工人拿钱太多了呢?不是。中国的家庭收入只占中国GDP的三分之一略强,为世界最低。世界上所有其他国家,家庭收入占本国GDP的比例都在一半以上,所以中国的工人并没有拿多少钱。

劳动力这么贵,工人却没拿多少钱,成本是压在企业脑袋上,企业也没拿到,因此是国家拿走了。所以我们看到,政府财政收入增长率连续20多年超过GDP增长率,如今仍然如此。

所以政府的收入是世界上最高的,导致劳动者和企业承担了巨大的制度成本。

不解决制度问题,仅仅把力量集中在最前沿技术的所谓产业升级上,可以得到产业升级的结果,但是解决不了普遍的经济问题。而且即便是单独讨论产业升级,也只是个别的解决。

产业革命的负面教训

当人们误认为新兴科学技术超越人类几千年积累的科学知识,误认为它们可以全面取代人类文明几千年积累下来的制度,灾难就会接踵而至

现在人们的看法是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在引领下一轮的产业革命,这样的看法是有道理的。但是在讨论它们如何引领的时候,我们需要非常冷静地回顾过去历次产业革命所带来的巨大的负面教训,这些教训都来自于对新技术的高估和滥用。

产业革命的效用并不永远在所有方面都是正面的,我们首先要警惕那些负面的东西。

历次产业革命造成的最大的负面教训就是国有制和中央计划经济。实际上,这个想法最早是在两次产业革命过程中产生出来的。

当时,一些极左翼知识分子误认为人类有能力认识一切,误认为人类有能力掌控社会所有的方方面面。在这个背景下,误认为人类有能力知道所有人的福利是什么,有能力安排所有人的福利,有能力帮助人类安排所有的技术的变化,所有的生产,一切的一切,这就是国有制和中央计划思潮产生的背景。因为人类历史上以前没有出现过这种产业革命性质的事情,一部分知识分子高估自己的力量,高估了以后去滥用。

国有制和中央计划经济影响了全球三分之一的人口,这种基本制度的另一个更普遍的负面作用是对环境的破坏。

举两个例子:一是巨大的水利工程。人们以为自己有全部的能力规划河道、湖泊、陆地,可以通过建坝的方式建造前所未有的巨大的人工湖,直到后来发生灾难性的后果,才意识到有大量的事情他们不知道。他们误以为政府手里有了资源、有了权力,哪怕他是好心,也可以制造出巨大的灾难,就是因为他们不知道,但是他们误以为他们知道。

20多年前,在国际间已经形成了共识,人类一定不要再制造大的人工湖了,任何巨大的水坝在建设之前,第一重要的是评价其对环境的破坏,这是其一。

其二,碳排放导致地球温度上升。这是过去历次产业革命、技术发展、经济发展完全没有意识到的问题。原因是一样的,人们误认为自己聪明的不得了,误认为他们可以集中一切力量解决一切问题,直到用化石燃料排出来巨量的碳,导致地球温度上升。比如横扫西印度群岛和美国的飓风“艾玛”,每小时速度达到300公里,扫过的岛屿95%的建筑被全部抹平。实际上,这个天灾是人造的,是人们误认为自己能力大的不得了,什么都能干,结果干出这样的后果。

当这些老的教训还远没能充分吸取,现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来了。我们必须要关心滥用大数据、滥用人工智能带来的危险。我们知道现在有一些科学家已经发出警告,但是他们大部分讨论的是基本的道德问题,比如有没有可能机器人杀人,我更想强调的是另外一个问题,制度问题,就是市场和计划之间的关系。

当人们误认为新兴科学技术超越人类几千年积累的科学知识,误认为它们可以全面取代人类文明几千年积累下来的制度,灾难就会接踵而至。比如一些政府或者是带有垄断性的大公司,试图利用它们掌握的大数据来控制社会,试图利用它来取代市场,试图利用它来取代或者控制自由的言论,利用技术进步来反社会,这会给社会带来灾难。

对新技术的盲目崇拜已经跃跃欲试,反思历次产业革命对人类带来的教训,警惕对新技术的高估和滥用,才能让这一次产业革命真正持久地造福人类。

 

来源:《财经》

相关阅读

学院永利澳门网站

更多